全过程民主,支持和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国际人士积极评价中国全过程民主

币游国际网

2021-07-09

2019年11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考察时强调,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过程民主的重要论述,是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的重大创新,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深入思考,充分阐明了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特质和优势。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国际人士指出,中国的全过程民主,让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各个环节彼此贯通起来,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

“中国的全过程民主有着更为丰富与深刻的内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 ”英国巴斯市副市长余德烁1999年至2001年在北京大学做访问学者。 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他考察了中国许多地方,在浙江经历了温岭民主恳谈会模式的诞生与推广。 他发现,民主恳谈会上,普通群众自愿参加、自由发言,政府代表在听取发言的同时,对参与者的发言作出务实回应、坦诚答复问题,表明主张和看法。

“民众的参与度决定着民主的程度,影响着决策意愿的表达。

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的全过程民主有着更为丰富与深刻的内涵。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费什金2005年在全程参与浙江温岭民主恳谈会后认为,中国协商民主的基层实践,比一些国家的公民大会更有效。

小到柴米油盐、看病出行,大到城市规划、改革落实,老百姓的意见建议都可以通过民主渠道呈现出来。

巴西全球南方研究所所长亚历山大·菲格雷多认为,民主恳谈会是中国全过程民主的典型。

“通过民主恳谈会,调动起民众的热情,让民意充分表达,从而让行政、立法、实践等各个环节更加规范和民主,更加科学和有效。 ”泰国暹罗智库主席、泰国正大管理学院副校长洪风表示,全过程民主有利于保障人民权利。 “2005年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举行立法听证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立法过程中,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充分反映民意、集中民智,提高了立法质量,使制定的法律符合实际并得到有效实施。

这样的立法听证会制度一直延续到今天,成为中国全过程民主的重要部分。 ”“中国在关乎民生的重大决策过程中,充分听取民意”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是人民民主的真谛。

”这一重大论断,为完善政治参与、形成广泛共识、实现科学决策提供了重要方法和基本路径。 “板凳民主”正是基层在探索民主实现形式中的有益创造。 “我在中国考察期间,发现在很多村子里,村民自带小板凳,围坐在村中心的大树下,就村子应该如何发展进行讨论。

”争论不休的村民,常常以“面红耳赤”开始,以“握手言欢”结束。

余德烁说,民主正是一个“共识构建”过程,即通过广泛征集民意,充分讨论,最后形成共识。

2020年10月29日,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 这次建议稿起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坚持发扬民主、开门问策、集思广益。 “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开展网上征求意见期间,广大人民群众踊跃参与,留言100多万条,有关方面从中整理出1000余条建议。 余德烁听说,一名网友提出的“互助性养老”建议,就被写入了全会文件。

“这种有着中国特色的基层民主方式,正是通过协商达成共识的过程。

中国在关乎民生的重大决策过程中,充分听取民意,以民意为决策基础。

”在华生活近20年的美国作家马意骏发现,中国政府广开言路,通过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确保人民的呼声被听到。

“我了解到,中国还创新网络议政、远程协商等方式,人民可以在网络上积极建言献策、表达诉求,有序参与社会管理,有效提升协商议政质量,为协商民主注入更多活力。 ”乌克兰《每周镜报》政治评论员阿列克谢·科瓦利表示,中国没有照搬西方民主模式,而是不断改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其目的是寻求和建立最广泛共识,其方法是充分考虑民意和吸收专业建议,范围涵盖选举、立法、决策、管理、监督等全过程。

“中国加大监督执纪问责力度,对权力的监督约束越发严格,各级领导干部也越发自觉接受监督。 ”“民众参与度非常高,是法治中国的亮丽风景”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权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选举时有投票的权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续参与的权利;要看人民有没有进行民主选举的权利,也要看人民有没有进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

”比利时赛百思中欧商务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弗雷德里克·巴尔丹认为,作为一国政治制度重要内容的民主制度,必须扎根本国社会土壤,其运行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与社会条件的匹配程度。

“作为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过去几十年中国人民需要解决什么问题?是摆脱贫困,解决温饱。

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 一段时间以来,世界人民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就是控制疫情,复工复产。

大多数国家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中国最早控制住疫情,率先复工复产。 ”德国柏林普鲁士协会名誉主席福尔克尔·恰普克在过去两年半时间里,以国际选举观察员身份出访多国。 他表示,以其亲身经历而言,中国全过程民主无疑是成功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帮助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有序治理着这个庞大的国家,中国在诸如脱贫攻坚和发展高新技术在内的多个领域,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进步和成就。 这些都是需要全中国上下一心共同努力才可能实现的。

”去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而为完善这一法律草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10次审议,10次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3次组织全国人大代表研读讨论,并针对意见反映集中、争议较大的问题专门召开座谈会……“民众参与度非常高,是法治中国的亮丽风景。 ”作为一名有法学背景的研究者,菲格雷多一直非常关注中国的法治进程。

在他看来,中国全过程民主具有独创性和先进性,既尊重传统,又符合现代社会组织原则。 近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全国建立了10个立法联系点,这些立法联系点也被称为“立法直通车”。 洪风观察到,各立法联系点真实反映民众意见,2020年对16部法律草案提出1300多条意见建议,许多好的意见建议被吸收采纳。

今年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两部关于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法律——全国人大组织法和全国人大议事规则实施30多年后迎来首次修订。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全国人大审查、批准发展规划计划,各国家机关和全社会组织实施,这是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的法治实践,也是全过程民主的生动体现。 (本报北京、布鲁塞尔、里约热内卢、曼谷、基辅、柏林电记者冯雪珺、朱玥颖、任彦、李晓骁、刘慧、谭武军、花放)。